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綠蘿

2020-05-22 19:34    來源:規劃發展部    作者:段麗云

        綠蘿本生長在參天大樹遮蔽的叢林之中,在那漫天的幽幽綠意里,當所有樹木向天而生,爭奪陽光雨露的寵愛,唯有它纏繞在低處,藏起自己,不被燦爛的陽光注意、不被尋芳踏青之人注意,只留著那一片沁入心脾的綠,于風霜雨露里,不言不語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從森林走進書房,成為了文人的寄托。“綠蘿縈數匝,本在草堂間”,它是杜牧眼里的“草堂絕配”。綠蘿伸出它善于纏繞的綠色手臂,攀附在書房、纏繞過陽臺、懸垂狀置放于雅閣之處,葉色鮮綠,四季常青,襯托江南水鄉那青磚黛瓦,襯托草堂書房那宣紙猶香,與那文人墨客失意落寞時的眼眸相望,成了他們留住心中清風明月的渴望,成了他們對又一個春天的盼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綠蘿紛葳蕤,繚繞松柏枝。草木有所托,歲寒尚不移。”在李白眼里,它卻是與松柏并立的人格象征。它沒有牡丹的傾國傾城、沒有茉莉的香飄萬里、沒有玫瑰的火熱浪漫,卻因為那一片綠,那一片片大方的、脈絡清晰的綠,讓高潔的士人尋得共鳴。養花難,養綠蘿卻容易——它不需要過多的光照、不需要成日的關照、它甚至不需要那肥沃的泥土,除了那一汪清澈的水,綠蘿再無所求,一如真正意義上中國的士人,“一簞食,一瓢飲,居陋巷”,心懷明鏡,如水澄明,朝聞道夕死可矣,縱是世人憂愁如此,君子不改其樂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走出書房,走進居室、辦公室,與人相親。它被放置在居室的各個角落,與一壺水相伴,張開它綠色的葉子,宛如綠色的肺,又像是綠色的羽翼,將居室里的甲醛、苯等有害氣體統統吸走、將廚房里的油煙也納入自己的懷中,它卻回報以人類,源源不盡的氧氣,將它的故鄉——那樹木叢生的森林里的自然,種進了這個城市的每個小家、每個剛剛裝修了的辦公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綠蘿并沒有太多存在感,通體的綠色,堆疊的規矩的葉子,春夏秋冬都一個顏色,但它卻以亙古不變的性格,安慰著每個人。它是“生命之花”,遇水即活,種植在小小的瓶子里,僅僅幾天,綠意就將瓶子裝了個滿,當它布滿每一間全新裝修的辦公室,它總陪伴著那些奔跑著的,從小地方前往大都市打拼的青年。它像他們,他們像它,堅定地走出森林,走進每一個陌生的空間,接受著生活給予的艱難,承受著辛酸,但卻堅強地存在著,只有深入人心的綠意,才能夠像綠蘿一樣,感染他人,在一呼一吸之間,創造一片不同的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庵春靜綠蘿舒,拂拂香風宴坐馀。”綠蘿,從詩經里走來,有唐詩的大氣、堅強,有宋詞的秀美,更有傳統士人的堅韌與風骨。我愿與綠蘿相伴,即使無花無果,也用綠色的心、心形的葉、善于攀爬的藤蔓,活出自己的詩篇,擁抱自己的春天。

上一篇: 韓城的夏
下一篇:一雙勞保鞋
-->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 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喜乐彩票